欢迎来访学习之家,专业的阅读学习平台

加入收藏

晚清抛尸案始末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5-16
摘要:一、借伞同行 晚清宣统年间,腊月二十三,在义乌佛堂镇经商的马家村商人马文荣行色匆匆地行走在回家必经的王坑岭上。这王坑岭虽说是马家村到佛堂的通衢大道,放眼望去,却是一

 一、借伞同行

    晚清宣统年间,腊月二十三,在义乌佛堂镇经商的马家村商人马文荣行色匆匆地行走在回家必经的王坑岭上。这王坑岭虽说是马家村到佛堂的通衢大道,放眼望去,却是一片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偏偏这时候下起了毛毛细雨。来的时候天气还是好好的,马文荣思念着与亲人团聚过年,匆忙之间忘了带雨具。俗话说,毛毛细雨湿衣裳,不知不觉间外面的衣服就有点湿了,被冷风一吹,身上感到凉飕飕的。好在过了王坑岭,前面就是一个大村子,到那里或许可以买到一把伞子遮遮雨。马文荣想着不由得加快了步子。

    马文荣走着走着,不觉出了王坑岭,前面的大村子也已遥遥在望。向前望去,在百十来步的路上,正有一人一手挽个包袱,一手打着纸伞,不急不慢地行走在蒙蒙细雨中。马文荣透过蒙蒙细雨,并未看清前面打伞的是男是女,一心想追上去问一下,能否二人同撑一把伞遮遮雨,到前面的大村子再作道理。

    紧赶慢赶,马文荣总算追到前面这人身边,正要上前发问,却发现是个女的,而且长得十分标致。但见瓜子脸上双眼皮,樱桃小嘴柳叶眉,不笑也露出几分妩媚。古时候男女授受不亲,更不用说结伴同行,因此马文荣犹豫着该不该开口发问,不料那女子反倒落落大方的问起马文荣来了:“这位大哥,好象有什么事?”

    马文荣见女子发问,凭感觉就知道一个深居闺阁的小姐绝不会主动开口的,肯定见过世面。胆子也就大了一点,嗫嚅着说:“不瞒这位妹子,我是马家村人氏,姓马名文荣,从佛堂回家过年,不料途中下了雨,衣服快淋湿了。本想借你雨伞共用,可你却是女子,男女共伞多有不便,打搅了。”

    “噢,这位大哥是马家村人,我是马家村附近包庄人,咱们是同乡了。我虽不敢说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这条道上却是走得多了。要不今儿也不会一人行走。咱们身正不怕影歪,同乡人有难相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反正也快到前面的大村子了,那里有我的亲戚,我要到亲戚家住一晚再走,到了村子再你走你的路。”说着把伞子递了过来。

    既然女子这么说了,本来就希望能借伞遮雨,再说马上就要到前面的大村子了,这么一点路出不了什么事情。马文荣这么想着,就接过了伞子撑在俩人头上,一路同行。

    刚开始,马文荣和那女子还有一定的距离,但俩人由于是同乡的缘故吧,马文荣说话也从局促不安到越来越投机,身子也向女子靠近了一点,但却不敢生出一点非份之想。

 二、死不明白

    却说大村子里有一位许大财主,家产与良田方圆几十里数一数二,上几代都是乐善好施的大善人,可是到了他手上,仗着以前的好名声,到处欺压百姓,横行乡里。特别是看见姿色不错的姑娘媳妇非要弄到手不可,害得一般女子经过他家都避得远远的,能绕道就绕道。可他家偏偏就在大街上,是马家村通往佛堂的必经之地。

    这一天,许大财主闲着没事,在自家台门口与一群家人一边嗑瓜子,一边天南海北的瞎吹。谁家的媳妇长得怎么样,谁家的姑娘特别俊,唠得正起劲。一个家人眼尖,指着在雨幕中同撑一把伞行走的马文荣他们,讨好地对许大财主说:“老爷,看,那边来了一男一女,靠得那么近,肯定不是好东西。”

    许大财主顺着家人手指的方向望去,见马文荣与女子同撑一伞,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许大财主见状,立即对家人说:“快去叫过来问问,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这么亲热。”

    家人听了许大财主的话,马上对着马文荣他们咋呼开了:“喂,二个狗男女听见了没有,我家老爷叫你们过来。”

    马文荣他们说话正在兴头上,听到前面有人喊,就没好气的对家人说:“叫什么叫,我们不正朝你们走来么。”马文荣做梦也没想到,一场厄运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许大财主见他们好象没事似的不急不慢地走他们自己的路,心里来了气,吩咐家人去把他们拖过来。听老爷有吩咐,马上窜出二个家人把马文荣和姓包的女子推推搡搡的拖了过来。

    马文荣来到许大财主面前,觉得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他们拖来有点气不出,气呼呼的问:“请问这位大爷,我什么地方冲犯了你们。”

    “还敢多嘴!我看你们分明是一对野鸳鸯,晚上亲热不够,白天还不怕羞的靠在一起。”

    马文荣正想辩解,姓包的女子先开口了:‘我们本来是同乡但并不相识,半路上碰到下雨,他忘了带伞,我看他被雨淋得身子发抖怪可怜的,才叫他在我的伞下避雨,一路同行。反正这里有我的亲戚,我要到亲戚家去了。“说完就想走开。

    许大财主是见了女人就眼红的人,见了眼前这位美人更加不肯放过:“我还没问你呢,不过你说在这里有你的亲戚,是在吓唬我吧?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你也不要到什么亲戚家去了,晚上就住在我家吧,啊?”说着伸手想摸摸女子的脸蛋。

    “别乱来,我家亲戚在这里也是有点名气的,就在前面。叫他知道了,你也下不来台。”随着说出了亲戚的名字。许大财主听她说出姓名,的确是这里的大户,觉得不敢造次,悻悻地挥挥手:“既然是这里的亲戚,我卖你一个面子,这里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你走你的吧。”


栏目列表
| 散文 | 诗词 | 作文 | 故事 | 随笔 | 情感文章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CopyRight © 2013-2015 学习之家,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图片、素材、文档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资料仅供大家学习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